綠染平谷果飄香
  發布時間:2019-08-30  信息來源:北京日報 復制網址 打印
摘要:

眼下,正是大桃成熟期,京郊平谷迎來人氣旺季。身居喧囂都市的人們,周末紛紛驅車至此,采摘鮮果,涉歷青山。田埂上的桃農,摘一顆紅彤彤的大桃遞過來,用硬邦邦、咯生生的平谷話說:嘗嘗,甜不甜?

怎么能不“甜”?數據顯示,目前,全區有22萬畝世界最大桃園,7萬多桃農。2018年,平谷農業總產值39.5億元,大桃總收入占比31.7%。“平谷大桃”的品牌價值,已突破90億元。

花果田園,不僅讓扎根于此的百姓鼓起荷包,也為綿綿燕山山腰披上綠裝。平谷地處京東北,三面環山,松柏蓋頂,泃水、洳河映帶左右。全區森林覆蓋率達67.2%,居民出門見綠、舉步有園,是北京首個“國家森林城市”。

這是一份厚重的生態家底,也是一份沉甸甸的生態重任。區委書記王成國堅定地說:“綠色是平谷發展的底色。作為生態涵養區,要為首都留住綠水青山,筑牢生態屏障,守好生態防線。”

回首來路,新中國成立時,平谷區森林覆蓋率僅有1.3%

“山上滿目瘡痍,山下遍地碎石。”黑水灣村黨支部書記賀慶澤,談起故鄉的過去,感慨萬千。黑水灣村北,有一座大金山,號稱“萬兩黃金礦”,采金記錄可上溯至唐代。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國家允許私人采金,村里九成以上的勞動力都在山上淘金。

賀慶澤也難抵黃金誘惑,18歲就上了山。“這大金山的每個洞口我都熟悉,每個洞口掏出黃金的同時,也埋下了數不清的血與淚。”賀慶澤說。

大金山變得支離破碎,生態系統不堪重負。2004年,國家正式關閉了金礦。但盜采時有發生,20165月,黑水灣發生盜采礦難,釀成61傷的慘劇。

平谷區痛定思痛,一方面啟動“安全生產、安全穩定,打擊破壞生態行為、打擊違法犯罪”的“雙安雙打”專項行動,一方面派專人把守,防止盜挖盜采。

“金山銀山也買不到綠水青山。”2017年以來,村“兩委”班子多次召開黨員代表會及村民會議,支持區里鎮里的“雙安雙打”工作,要求大家堅決杜絕私挖盜采,每天大喇叭廣播警示,鼓勵大家參與百萬畝造林工程,流轉土地約2000畝,栽種生態林修復環境。

村里的環境越來越好,大金山上的植被漸漸恢復,大片的爬山虎、荊條枝爬滿坡,春天里的野杜鵑成為了地區一景,還常有狍子、狼等野生動物出現。賀慶澤說,“大金山是我們的‘母親山’,一定會把這里守護好,為子孫留下青山綠水。”

大金山只是平谷生態立區的縮影。近年來,平谷造林的腳步一刻也不停。在山區實施京津風沙源治理、彩葉造林等綠化造林工程,在城市建設帶狀公園,改造提升綠地景觀。20158月,平谷在全市范圍內率先啟動創建國家森林城市工作,城市綠網漸織漸密。

對標最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平谷對生態文明建設進行更為系統的謀劃,劃定生態紅線保護區355.87平方公里、生態控制區785.24平方公里。截至目前,平谷森林覆蓋率67.2%,林木綠化率71.58%,人均公園綠地面積20.77平方米。

“國家森林城市,是讓老百姓享受到實實在在的綠色福祉。在家推窗,就能看見遠山含黛;出門七八分鐘,就走入森林公園,漫步濕地湖畔。”區園林綠化局任達偉介紹,城北濕地公園、平谷文化公園、馬坊小龍河、泃洳河三角洲……漸次分布,讓人們舉步有園。

平谷山河相依,泃、洳映帶左右。曾幾何時,泃、洳兩河,部分河段一度干涸,水體污染。近年來通過河長上任,河道治理,綠水清流,水鳥翻飛,一派泠泠水韻。區水務局局長陳新華介紹說:“兩年來,全區河湖水生態環境持續向好,五個國考、市考斷面水質持續達標,地下水位穩定回升。2018年底總蓄水量突破1億立方米,金海湖、黃松峪水庫、楊家臺水庫、新城洳河、馬坊小龍河獲評‘北京市優美河湖’,入選數量全市第一。”

生態建設之路永無止境。2020年,世界休閑大會,將在這片春有花、夏有菜、秋有果、冬有雪,處處有田園的沃土上舉辦。未來,平谷綠色發展的筆觸,將有更多生機與溫度。(記者 張小英)

   相關附件
·
   相關文檔
聯系我們    |    網站介紹    |    技術支持    |    關于我們
Copyright ? 2012 版權所有 北京市消費者協會
京ICP備12010422號-1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