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魚電死自己 保險索賠麻煩了
  發布時間:2019-11-07  信息來源:人民法院報 復制網址 打印
摘要:

  時間:20191025

  地點: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

  案由:意外傷害保險合同糾紛

  案情:老張平時經常在公共水域利用自行組裝的汽車直流電瓶捕魚,結果在一次和朋友捕魚的過程中,不慎觸電身亡。而他生前所掛靠的公司曾購買過團體組合保險,意外傷害身故的理賠額是100萬元,于是老張的家屬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理賠。

  案情回放

  年逾五旬的老張打年輕時就酷愛釣魚,最近幾年從網上看到電魚更刺激,就常常帶著自制工具到家附近的濕地公園電魚。

  2018715日,老張一早約好了朋友老王,便興沖沖地開車到老王家,接上人后一起來到漕湖濕地公園。二人帶著由老張自行組裝的汽車直流電瓶,抄小路走到攔河網處,經驗豐富的老張準備露一手,他對老王說自己下去電魚,讓老王在岸上等著撿魚,然后就背著電瓶、電魚器,拿著竹竿下去了。

  “當時看到老張兩手撐著竹竿往前走了10多米,停下來把電瓶、電魚器(變壓器)放在鐵制三腳架上,又把兩根竹竿放在水里開始電魚。”事發后,據老王陳述,“很快就聽他在水里喊說電到魚了,叫我過去。”

  就在老王趕過去之際,老張突然大喊一聲“唉”,就掉進了水里。“整套電魚設備還處于工作狀態,他面向下趴在水里一動不動,我把電瓶上的夾子拿掉,下水將其翻過來急救,并大聲呼喊救人。”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醫院推斷,老張的死亡原因為觸電。“我們之前一起電魚大概有五六次,那塊水域是公共小河,沒有禁止捕魚標牌,我們就是娛樂玩一玩。”不過老王也表示,他們知道電魚是違法的。

  老張生前一直掛靠在大風公司做運輸生意,公司曾買過一份保險,錢是老張自己出的,可當老張的遺孀、子女以及母親找到保險公司要求理賠時卻遭到拒絕,無可奈何才請了律師訴至法院,索賠100萬元。

  庭審現場

  雙方爭辯:掛靠算不算員工?電魚屬不屬違法?

  “你方現在要求被告賠償理賠款100萬的依據是什么?”庭審現場,原告代理人面對審判員的提問,拿出了一份保險合同。20185月,案外人大風公司曾向被告保險公司投保“家福安康”團體組合保險,意外傷害身故的理賠額是100萬元。

  這份合同在特別約定中明確,本保險僅適用于《意外傷害保險置業分類表》中1-2類職業的企業員工家庭(以員工進行職業類別認定);職業為3類及以上的企業員工家庭,則不在本保單保險責任范圍內。而據老張的妻子陳述,老張與大風公司屬于掛靠關系。

  “他們夫妻二人長期在蘇州從事汽車運輸業務,之前買了輛車,掛靠在大風公司。”原告代理人稱,“雖然保險由公司統一投保,但保險費完全由老張個人繳納。”

  被告保險公司辯稱,老張并非投保人大風公司的員工或員工家庭成員,沒有被保資格,而且醫學證明(推斷)書僅指出死亡是由于觸電,不能直接得出系意外死亡的結論。

  被告補充指出,即使老張屬于被保險人范圍,也確實是因電魚而意外觸電死亡,也屬于保險條款中的責任免除情況。“上述團體意外傷害保險條款明確約定,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責任。我們還在合同中以加黑加粗方式作出了提示。”保險公司表示,老張屬于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根據免責條款,保險公司沒有賠付義務。

  對此,原告代理人當庭表示:“以前他們也去過幾次,都沒有發生這樣的后果。”代理人認為,老張的行為是違反民事法律行為,不違反刑事法律,他電魚純粹是為了娛樂,也沒有損害他人的利益,所以保險免責理由不成立。

  法院判決:保險合同有效,但違法行為可免責

  關于被告辯稱老張并非大風公司員工或員工家庭成員,沒有被保資格的意見,法院認為,被告自述其是根據大風公司的投保即認為老張是該公司員工,并未進行審核,而其在特別約定中未對具體類別進行舉證,也未明確排除以內部掛靠方式成為單位成員進行投保的情形,所以法院認定,老張的家屬即四原告系本案適格主體。上述免責條款對投保人大風公司及被保險人老張及其繼承人均發生法律效力。

  關于老張的電魚行為是否屬于違法、犯罪活動,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擾亂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妨害社會管理,具有社會危害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夠刑事處罰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本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本案中,根據老王在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中的陳述,老張的自制電魚設備即捕魚器(變壓器)與電瓶聯通后電壓由直流電變為交流電后電壓為220伏以上,具體最高值多少尚不可知,但實際已造成老張觸電身亡的后果。

  “也就是說,老張在公共水域電魚的同時,將自己置身于危險的境地并最終因此身亡,且對同時可能在該水域活動的他人也造成相當的危害,僅是未造成其他人員傷亡,故其電魚行為已妨害公共安全,具有社會危害性,其行為應屬于違法行為,甚至可能構成犯罪。”法官指出,這顯然不屬于娛樂性活動或輕微民事違法行為,但其已因此身亡,不宜再對其進行追究。而老王在當時僅是在岸邊旁觀,公安機關未對其進行處罰,并不能據此認定老張的行為不構成違法。另外,《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亦規定,禁止使用炸魚、毒魚、電魚等破壞漁業資源的方法進行捕撈。

  綜合上述情況,法院認定老張的電魚行為屬于違法行為,其在從事上述違法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屬于保險條款約定的免責情形,判決駁回四原告的訴訟請求。四原告不服提起上訴,后又于1025日自動撤回上訴,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劉志華 艾家靜)

   相關附件
·
   相關文檔
聯系我們    |    網站介紹    |    技術支持    |    關于我們
Copyright ? 2012 版權所有 北京市消費者協會
京ICP備12010422號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